同余堂源自1918

  我家祖籍胶东,世代耕读行医,从老爷爷那辈开始,我们这一辈便又成为“闯关东”人的后代。“闯关东”意味着走投无路的无奈,又有不甘屈服命运的血性。

  我老爷爷生于清末,家中行二,留下大哥侍奉双亲,他撇下妻儿,独自闯了关东,因为识文断字,医术精湛,从行医到坐堂问诊,再后来开了一间不大不小的药铺,生活安顿后把老奶奶与爷爷接过去,一家人才过上相对安定的日子。

  老爷爷行医有一秘方,就是人参汤,80%的病人抓完药都配一“人参汤”,人称“人参姜”,老爷爷与人参结缘,颇有传奇。

  一日药房中来一小孩,衣衫破烂,形体瘦小,手里攥着用布卷着的物品,说要掌柜的打价卖钱,老爷爷打开一看是一棵百年人参,按理讲,卖人参不是鲜品就是干货。鲜的一般用桦树皮包,青苔,洒原土包裹,干品则根须随形就势理顺清楚缝在垫板上,人参珍贵,极其精心的。从未见过如此随意包裹的。毫无疑问根须多有折断,品相不好就卖不上价了。老爷爷问其原由,小孩一概闭口不答,老爷爷无奈,本着童叟无欺的原则,按质付钱。

  过了两个多月,小孩又来了,带来一棵更好点的人参,但是还是随意包裹,老爷爷担其中必有原委,足价付钱后,打发爷爷悄悄跟在小孩身后,走出商铺密集街道,来到一处破败的小院处,爷爷记住位置,回来跟老爷爷一说,老爷爷一听就知道了。此人姓陈,早年间在王府做总管,清帝退位后,王爷府坐吃山空,他也就回到原籍。凭着多年的积蓄,陈买房置地,过了几年逍遥日子。可是世道越来越差,树大招风,陈总管家被胡子盯上了,几次骚扰,钱物损失惨重,妻子也受惊吓,一病不起,拖了一年多也一命呜呼,留下一个儿子。陈总管悲愤交加,精神颓废,终日以酒为伴,让人唏嘘不已。

  第二天老爷爷带着酒菜、点心及那棵人参前来拜访。老爷爷开门见山说:陈老板,昨天令子带着人参卖给我,参是好参,只是有点残,不知售价是否公道,因为是孩子出售的,如果不公道,我把参也带来了,陈老板可以收回。陈总管说:想必你就是同余堂姜老板,实不相瞒,我也是因为姜老板有眼力,出价公道,才再去出售的。姜老板童叟无欺,我很钦佩,两个人互相寒暄一阵,老爷爷不仅好奇地问:为什么如此贵重之物,没有妥善保管呢?陈总管长叹一口气,娓娓道来……

  原来,参是从王府中带出来的,一共十几棵,都是上好的吉林野山参。陈总管作为大内主管,除了经营府内日常杂事,尤其对王爷的饮食起居更是倍加殷勤,在饮食起居中非常重要的就是熬制人参汤,王爷本人及正妻才能每天享用一杯参汤滋补,平日里其他人等只有在有病经诊断需用人参才可领用,绝非一般人可享用。在经年应用实践中,总结出很多应用良法,其中熬人参汤最为显效,并形成一套规矩严整,法度井然的程序。陈总管便深谙此道,原料如何加工、过程中何时武火、何时文火、多长时间、程序、法度井然等。在常年的应用过程中,何时用,什么情况下用,何时显效等都了然于胸,深得参性。从王府离开时,陈总管带回了一些人参,但是经过几次胡子骚扰,人参慌乱之中藏匿,根须折断,没被抢走已是万幸。如今日子艰难,无奈拿出来换点钱度日。老爷爷孤身一人闯荡关东,人生百味自当彻骨,无亲无友,对陈总管如今处境感同身受,老爷爷拿出酒食与陈总管一起边吃边聊。陈总管亦在医学方面造诣深厚,精通歧黄之术,两人交流之中,情竞相投,颇有相见恨晚之感。

  陈总管无妻,其儿子又与我爷爷年龄相仿,老奶奶对他们父子在生活中力所能及的照顾,让他们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情。陈总管酗酒的毛病也渐渐改掉。后来与老爷爷共同经营药铺,由于精通人参应用之术,尤其精通宫中传袭的人参加工秘法,每有患者来,老爷爷诊脉开出药方,再配以陈总管秘制的人参汤,如同神助,患者络绎不绝,药铺生意越来越红火,“同余堂人参姜”称呼从此远近名扬。人参自古珍贵,非一般人家能用得起,偶有疑难杂症,难辨原委,陈总管教老爷爷用参汤试病之妙法,人参补气,气能生血,互为阴阳,气血本来周流全身。但气滞血瘀,人参补气,遇滞受阻,必有反应,即可探明病灶,再对症下药,一般十拿九稳。由于熬出参汤不能久放,于是每天都加工,又因特殊器皿隔水蒸法耗时太久,这事便放在老奶奶身上,加工好的汤剂装瓶,沉入井中保鲜,每次配药,要从井中拔出汤剂,更增加了神秘感。除了政府官僚,富商巨贾,甚至土匪豪强都慕名而来,成为当地最大药房。药房起名同余堂,意取“北有同仁堂,南有胡庆余堂”之意。

  我爷爷与陈总管儿子由于家境殷实,一路读书到了专科学校,后遇九一八事变,日军侵占了大好河山,无奈中断学业随老奶奶回到山东老家。老爷爷独自与陈总管惨淡经营药铺,动荡的时局,有各种伤病诊治,无法收钱,又时有伪军、日军的强取豪夺,夹缝之中,生意难以为继,只得关门歇业,老爷爷也回到山东老家。上世纪50年代主导协助政府创办当地的医院,创办时已步入耄耋之年,医院建成后大大提高了当地的医疗水平,老爷爷九十二岁无疾而终。农村生活颇为咸淡,爷爷便在那时系统的跟随老爷爷学习医术,可惜好景不长,我爷爷也被当地军阀赵保原抓了壮丁,1年多后,与同村二爷伺机逃跑,回到家中把枪卖了18个大洋再次闯了关东,因为有文化,辗转在俄罗斯人民办工厂上班,并在当地娶妻生子。新中国后在大连铁路当了机务段主任,我爷爷生有3男5女,到了60年代,因为家口太大,响应国家号召,我爸与奶奶再次回到老家。我奶奶是东北鸡西人,大脚板,身体壮实,至今听村中老人说,在生产队干活比一般男人都能干,拉扯那么多孩子,一麻袋粮食自己一人就能撩肩上扛走。我奶奶在老家一待十多年,常用旧时学的老爷爷的一些医术验方为方圆百姓诊治,尤擅长整骨及疔疖疮痈之病,60年代,全国一片萧条,吃饭都难以维继,人参这一“百草之王”反而成为“资产阶级腐化的毒草”,价格相对过去便宜很多,奶奶的“人参汤”又在治病救人上发挥了作用。过去遥不可及的人参,反而是去不起医院的穷困百姓的“救命神草”,奶奶治疗一位有心脏病的牟平大婶,整日浑身无力,时常昏厥,吃了很多药也无济于事,万般无奈又为了省钱,一路上步行几十公里,几次晕倒,走了一天一夜,来到奶奶家,奶奶配点草药再加上几剂参汤,药到病除,神奇至极。

  奶奶耳濡目染学得老爷爷的医术秘法,都无偿为村民服务,我也曾受过奶奶的接骨治疗,那个年代,也只收几个鸡蛋,一块豆腐,甚至一瓢白面的患者心意,2005年奶奶去世,全村送葬,葬礼隆重之极。

  我到十几岁也仅见过爷爷几次,但与奶奶相伴生活多年,常常帮奶奶熬制参汤,因为非常繁琐,需要提前准备,两天两夜加工,令我印象深刻。长大以后发现自己是个不太安分的人,1996年鲁东大学中文系毕业,我教了三个月初中,然后辞职,开始闯荡,也上过报纸,上过电视,但最终也没折腾出个什么名堂。2000年有个机会去韩国,又激发了我勇闯天涯的激情,毕竟那时韩国经济,技术等比国内发达,怀揣着去韩国边干边寻找合适的项目的目的,于是义无反顾的只身一人去了韩国,那时连一句“你好”都不会说。但是大学的基础和较强的学习力,使我很快能简单交流,然后逐步提高,这期间就辗转几个地方,公司边干边寻找我将来能做的项目。

  一直到2003年凭着出色的韩语水平,和大学文凭,最后落脚于韩国岭南大学任中文讲师。期间认识了辅导班学员的李先生,他是韩国第二大人参公司的付社长,接触后我们之间关系日渐密切。由于韩国以前的文献资料几乎都是用汉字记载,而且主要的人参知识都来自中国医药典籍,他很多都看不懂,有时就向我请教,我耐心解答。在与韩国人参公司社长交流中,我也给他们做人参知识的传授,看到他们公司也有生产人参液,通过详细了解韩国的人参液加工技术,发现他们对人参的应用原理知之甚少,人参加工应用理论基础太过薄弱,其味道也与我小时候喝的人参汤味道相去甚远,根本没有真正发挥人参的真正作用。于是我和他讲了我家祖传的人参汤加工技术和人参汤验病之法,他如获珍宝,并亲自与我共同参研,这期间曾多次让我回国请教奶奶人参加工秘法。奶奶当时年事已高,亲自示范,这段过程让我得以深度研究了人参加工技术的奥妙玄机。

  但是,让我与人参真正结缘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。

  2004年中秋节前三天的凌晨,一场大火把我从梦中惊醒,火势凶猛,我惊慌失措,无处可逃,纵身从3楼跳下来,再次醒来时已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。再接下来意识渐渐恢复,痛苦也随之来临:连续几天地吐血,浑身一动不能动,滴水粒米不能进食,只是无休止的输液,当时持续了11天。大火吞噬了我所有的身外之物(我仅剩了一条内裤),所幸命保住了,心中稍安。几天后李社长得知此事赶到医院。李社长了解事情原委感慨不已。第二天便带来了刚研发的人参液给我服用,让我惊讶的是,服用了人参液第二天大便就顺畅了,随后几天感觉犹如服用神丹妙药,精神旺盛日甚一日,各种身体机能恢复非常之快,犹如神助,连医生都连连称奇,惊叹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!此前在研制过程中我也多次喝过人参汤,但可能由于身体健康,而且并不是连续服用,身体也没什么感觉,这次让我切身体会到人参的救死扶伤的作用。在后来的日子,我持续的服用人参液,身体完全康复,没有任何后遗症。可惜的是,我的两位室友,分别在第7天和11天去世,令我非常伤心。由于内脏受伤及骨伤,疗养时间很长,为我研究人参提供了绝好的机会,也更系统的研究了韩国人参产品的加工技术和产品特点,使我从理论到实践都掌握了很多的一手资料,期间我对人参的认识更深刻了,秉承传统方法,结合韩国的现代技术,做了很多的改进,在每次试验数据面前都证实了改进的科学性,我也根据韩国人参产业状况积极筹划中国人参产业化之路。

  病愈后我辞掉大学讲师工作,入职韩国人参公司。因为我是公司中唯一的中国人,并且韩国语水平又比较高,所以在人参理论化研究,传播方面为公司做出了很大贡献。

  研究中我发现在韩国,国家把人参定义为战略资源产业,是国家名片产业,他们对高丽人参异乎寻常的热爱,凭借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,研发生产各类人参制品,像人参液,人参精,人参化妆品等,启用国家宣传手段,持续对人参进行正确引导,形成男女老少全民“食参热潮”。并在世界范围确立了高丽参的国际地位,自认为是“人参宗主国”,几乎每位去韩国的中国游客,都会被带去领略韩国人参文化,并被推销各种人参制品。而我们国家人参应用几乎一片空白,这种巨大的反差更激发了我从事中国人参产业的梦想。

  2008年我带着整理出来的2大箱人参资料,重新树立起祖上同余堂的招牌,回国开创了同余堂人参事业,这是中国第一家人参原液深加工企业。意在让国民健康都得人参护佑, 11年前人参的经营更难,两三个月没有一个客户,没卖出一分钱的产品。更有甚者说人参都是种植的不值钱,人参不如海参,没啥用等等话语,这非但没有打击我的信心,反而让我觉得身上的担子更加沉重,几千年来无比尊贵的人参到了现代社会却没落了,尤其惋惜的是很多中医医务工作者对人参都有错误认识。

  我在人参应用实践中,总结出几千名实际案例,从实践中了解到人参对各种疾病,包括心脏类疾病,对肠胃疾病,对肿瘤尤其放化疗期间的作用,效果惊人,这些案例是独立运用人参保健这个全新领域的第一手资料,中国人参专家张君义老师专家称赞我是“真正懂人参的人”。我觉得能帮助人民恢复健康,并不是我们的能力和智慧,这都是人参的功劳,我们只不过还原了人参的真实面目,在人参面前人类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探究它的奥秘而已。我边工作边学习,感到无限快乐,4年后,2012年9月国家卫生部把人参定义为新资源食品,为人参发展打开一扇大门,我开始筹建第一家现代化技术工厂,并把人参原液推向产业化,期间困难一言难尽,所有的工艺流程设计,生产设备研发,产品质量参数把控,全是我独自完成,这里要特别感谢清华大学科学家孙恒虎博士,国内人参专家张君义老师等,给予了同余堂无私的帮助,才有了今天神奇的同余堂人参原液的产业化。

  我很感恩这个世界有人参,感恩我们处在一个盛世,时至今日我已迈开了脚步,回想这十几年有坎坷,有喜悦,曾经负债累累卖房还债;曾经收到一面面锦旗,写满感激。这一切于我如浮云,因为我坚信人参选择了我,而不是我有智慧选择了它。



诚邀加盟商
* 请认真填写您的信息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与您联系。
×关闭